Skip to content

刻意練習 Deliberate Practice 是什麼?我的練習出了什麼問題?

    刻意練習是什麼?

    刻意練習是專家追求精通的練習方法。刻意練習由心理學家 Anders Ericsson 提出,被許多著作引用,卻也被各自解讀,沒有一個嚴謹的定義。我認為萬維鋼的《高手學習》定義得最精闢:

    一、只在「學習區」學習。
    二、把要訓練的內容分成有針對性的小塊,對每一個小塊進行重複練習。
    三、在整個練習過程中,隨時能獲得有效的回饋。
    四、練習時注意力必須高度集中。

    接下來讓我用自己的脈絡,一一說明刻意練習的原則。

    Deliberate Practice 的中文翻譯

    我想先聊一下 Deliberate Practice 的中文翻譯。

    Deliberate Practice 一般的中文翻譯是刻意練習,我個人不是很滿意。雖然刻意有專一心志、竭盡心思的含義,但在日常生活中,刻意比較讓我聯想到故意、特意,而不是思考

    Deliberate 的中文是深思熟慮,Deliberate Practice 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練習,所有的練習過程都與思考息息相關。一個在做無效練習的人,很可能認為自己正在刻意地練習,可是卻不一定有在思考。

    至於有沒有更適合的翻譯,我得承認我也還沒想到。我不是專業譯者,如果以上看法有誤,也請不吝指教。由於刻意練習已經是約定俗成的翻譯,所以本文也將繼續使用。

    刻意練習的4點原則

    一、把要訓練的內容分成有針對性的小塊,對每一個小塊進行重複練習

    刻意練習最大的特徵是把整體訓練分成小塊,針對每一個小塊重複練習。直到成功克服這一個小塊的弱點後,才會針對下一個小塊練習。

    常見的問題:

    • 只有重複練習

    一般的練習有什麼問題?我們常常將練習與進步畫上等號,相信只要重複練習,就能有所進步。然而,與刻意練習的深思熟慮相反,一般的練習就只是單純的重複而已。無效的練習即使重複再多次,也依舊無效。

    • 只做整體訓練,沒有把整體訓練分成小塊、並針對小塊單獨練習

    只做整體訓練,每一個小塊的弱點都參雜在一起,我們無法判斷問題是出在練習的哪個環節。針對一個小塊練習,就是固定其他變因,讓弱點無所遁形,一次只單獨克服一個弱點。

    二、只在「學習區」學習

    心理學家把人的技能分為三個圓形區域:

    • 最內一層是「舒適區」,是我們已經熟練的技能,即簡單的難度。
    • 最外一層是「恐慌區」,是我們暫時無法學會的技能,即困難的難度。
    • 中間一層是「學習區」,是最適合我們現在學習的技能,也就是有點難卻又不會太難。

    有效的練習必須在一個人的學習區內進行。一旦已經學會某一個小塊後,該小塊會進入他的舒適區,所以就不該繼續花時間在該小塊上,而是練習下一個在學習區的小塊。

    常見的問題:

    • 安於舒適區

    在舒適區練習駕輕就熟,不必體驗失敗的挫折與焦慮。但如果停留在舒適區,我們永遠不會進步。

    • 挑戰恐慌區

    恐慌區的技能看起來光鮮亮麗,誘使新手喜歡挑戰恐慌區。然而,當我們學習一項新技能時,具備的知識不足以判斷該技能的難度,我們容易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,直接挑戰恐慌區。

    此外,我們往往會把挑戰失敗的結果錯誤歸因──認為是自己不夠努力、天分不足。更糟糕的是,我們相信只要不斷練習,就能有所進步。因此得出的解決方法是:我要繼續重複練習。

    與現實世界相比,電子遊戲則恰恰相反。遊戲都是被精心設計的產品,難度被設計在有點難、又不會太難的程度,而且所有東西都被數值化,一目瞭然,沒有晦暗不明的地方。當我們卡關的時候,我們的反應通常是知道自己當下的能力不足,或是覺得遊戲設計不良。不論如何,我們很容易就自己需要做出什麼調整。相反地,現實世界的練習沒有親切的新手教學,沒辦法自己判斷難度,更沒有數值讓你知道自己有沒有在進步。我們在恐慌區挑戰失敗的時候會懲罰自己,卻不知道根本的原因其實是在越級打怪。

    三、練習時注意力必須高度集中

    刻意練習的核心是思考,思考必須高度集中注意力。

    刻意練習的挑戰之一是集中注意力。一開始,針對小塊重複練習是最重要的事;但一段時間後,我們的身體開始自動化,使其變成習慣,好讓我們能夠不假思索地執行。然而,不假思索正是深思熟慮的反義詞。我們以為重複就能進步;事實上,我們僅僅只是強化了原本的習慣而已。

    以下幾點是刻意練習時,必須高度集中注意力思考:

    • 小塊是否在我的學習區內?
    • 我該使用什麼策略克服小塊?
    • 遇到障礙時,我該嘗試什麼新方法克服小塊?
    • 我是否正在進步?
    • 我是否正在犯錯,卻沒注意到?

    常見的問題:

    • 多工的迷思

    我們常常認為多工能使我們更有效率。事實上,多工只是我們浪費更多時間。一次同時做兩件事是可能的;然而,一次同時專注在兩件事是不可能。

    多工(英語:Multitasking)一詞源自電腦科學。電腦從一個程式切換到下一個程式,由於切換過程非常迅速,所以看起來像是一次同時執行多個程式。電腦辦得到,但是人腦辦不到。人腦必須付出代價。從一個工作切換到下一個工作,必須付出額外的時間轉移注意力;即使轉移注意力後,我們也未必將百分之百的注意力,集中在眼前的工作上。

    當練習時注意力無法高度集中,我們容易疏忽思考,又開始漫不經心地重複。

    四、在整個練習過程中,隨時能獲得有效的回饋

    承第一點,我們如何知道是否成功克服小塊?答案是獲得有效的回饋。常見的獲得方式有兩種:

    • 衡量練習成果

    小塊的練習成果必須能夠衡量。有衡量才能比較,有比較才能改進。唯有追蹤清晰的數字,我們才有辦法知道自己正在進步還是退步。

    衡量也能幫助我們集中注意力。當練習過程中缺乏回饋,我們容易像無頭蒼蠅一樣漫無目標,注意力渙散,無法思考。

    • 獲得專家的回饋

    當練習成果難以衡量時,我們就需要一位專家隨時給予回饋。獲得專家回饋的次數越多,進步得就越快。此外,專家也能幫助我們實踐刻意練習的其他原則,避免常見的問題。

    常見的問題:

    • 沒有衡量練習成果

    我們在設定目標時,目標往往是「變得更好」,卻沒有定義什麼是「更好」。如果我們只有模糊的目標,最終我們只會有模糊的結果。一旦量化成數字,我們就能清楚知道自己是否達成目標。

    • 自學的迷思

    網路時代自學當道,我們習慣先從網路上搜尋免費的教學資源。然而,網路上充斥著沒有系統的教學,絕大多數的教學更不能給予回饋。乍看之下,我們省了一筆錢,但事實上,花費的機會成本來的更大,例如:搜尋資源的時間、自己摸索的時間、原地打轉的時間。

    在缺乏專家的回饋下,初學者往往對技能一知半解:

    • 不知道如何分成小塊
    • 不知道小塊的練習順序
    • 不知道小塊是否超出學習圈
    • 不知道自己犯錯
    • 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
    • 不知道如何衡量結果

    更糟糕的是,初學者相信自己只要重複練習,就能有所進步。

    以畫畫為例

    我認為對初學者而言,畫畫是非常難學習的技能,因為練習過程中隱藏許多學習的陷阱,導致初學者難以意識到,自己只是在做無效的練習。我想以畫畫為例,補充說明刻意練習的原則。

    • 初學者喜歡整體練習,完成一幅完整的作品。整體練習包括比例、透視、結構、光影等,針對每個小塊單獨練習,不僅枯燥乏味、更沒有成就感;但初學者卻無法從整體練習判斷問題出在哪個小塊的弱點。例如:臨摹看起來不像原圖,以為是光影的問題,所以對著光影修修補補;但其實比例就已經出錯了。
    • 初學者喜歡練習人物畫,但是完全不曉得人物畫位在恐慌區中的恐慌區。人物畫綜合許多技能,初學者必須得先一一克服學習區的技能,如比例、透視等。
    • 初學者常見的壞習慣是邊聽音樂邊畫畫,因為注意力被分散,難以覺察自己是否正在犯錯,又掉進重複練習的陷阱。練習的盲點在於:自認已經刻意地練習了,怎麼可能心不在焉呢?
    • 初學者喜歡靠著自學,摸索出一套學習系統。雖然網路上有看不完的畫畫教學,但是品質參差不齊,初學者除了無法分辨教學品質、更不清楚畫畫的學習地圖。初學者在沒有獲得任何回饋的情況下,找到眼前的教學就開始重複練習,相信只要重複練習就能進步。直到練習一段時間後沒有進展,又開始搜尋下一個教學,如此循環。